当前位置: 首页 > 信息公开 > 热点专题 > 2017年专题 > 益阳家风故事
【益阳家风故事】(22)父慈子孝 书香传家
【益阳家风故事】(22)父慈子孝 书香传家
——经世名儒陈天倪的家风故事
中国益阳门户网 www.yiyang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05 09:29:04    浏览量:次    视力保护色:

s_bk_5c8c6f49c8d7dda8e18df4d4609a07ae_9b9K1Y.jpg

陈天倪(1879-1968),原名星垣,又名鼎忠,字天倪,益阳汾湖洲人(今赫山区欧江岔镇),著名经史学家,国学大师,历经清末、民国、新中国三个时代。曾任教于东北大学、湖南大学、中山大学等大学,曾任中山大学文史研究所所长。主要著作有《六艺后论》、《周易概要》、《孟子概要》等。

重农桑以足衣食  隆学校以端士习

IMG_1261.JPG

那时候的汾湖洲上大都是农耕家庭,世代都是以耕作捕鱼为生。为了家族更好的生存与发展,一些大族开始慢慢谋求转变,陈家就是这么一个家族。陈氏族谱上写到:重农桑以足衣食,隆学校以端士习。意思就是说在注重农耕保障衣食的基础上,要把读书作为一个大事。陈天倪的父亲陈鉴冰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陈鉴冰是一个十分热爱读书的自耕农,家里几亩田地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,农闲时以读书为乐,可谓是“半是主人半是客,也藏禾耜也藏书”。陈鉴冰认为只有读书才能有出息,对子女的教育也是亲力亲为,自己教孩子们读书写字,读书渐渐成为了这个农耕家庭里一股浓浓的家风。

陈天倪出生前,母亲已连生六女,故全家对他视若珍宝,特别是父亲陈鉴冰对他尤为宠爱。但宠爱归宠爱,在对儿子的教育上却极为严格。陈天倪幼时瘦小,体弱多病,并非耕种之质,但十分聪慧,读书一目十行。每当鉴冰先生耕地时,就让陈天倪搬一张小板凳捧着书坐在田垄上读,耕地之前鉴冰先生教授儿子一节文章,耕完一圈,陈天倪就能背诵。鉴冰先生车水的时候就让陈天倪拿着书坐在岸上诵读,父亲踩水,儿子读书,其乐融融。不出工的时候陈天倪就呆在家里读书,父亲则在一旁教导,要是儿子背不出来,少不得要挨几下板子。

陈天倪十一岁到长沙参加考试,鉴冰先生用布裹着干饭、咸菜与小鱼干等作为途中干粮,陈天倪弱小难行,一百多里地便由鉴冰先生一路背着走过去,浓浓的都是父爱。然而此次却没有考中,鉴冰先生却没有责备儿子半句,只是对他说到:“知道读书不易了么?”,陈天倪点了点头。回到益阳后,陈天倪进入箴言书院继续读书,比以前更为用功。

在欧江岔汾湖洲一带至今还流传着一个关于陈天倪的小故事,一次陈天倪久游归家,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屋子了,见小溪边有一埋头洗衣的妇人,便问到:“请问大嫂,鉴冰老先生家如何去啊?”妇人抬头一看,竟是自己的丈夫。这在当地引为笑谈,都说陈天倪真正是个胸有经书万卷,出门不辩东西的书痴。

明礼让以厚风俗  务本业以定民志

IMG_1267.JPG

陈氏族训中提到要“明礼让”和“务本业”,这在陈天倪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碧湖诗社创办于1886年(光绪12年),陈天倪于民国初年参加该社,社员皆是当时名驰省内之著名学者与大诗人,其中不少人身居翰林、太守、大使等要职,社长为王湘绮、黄要园,社员有曾重伯(曾国藩之孙)、寄禅(八指头陀)、海印上人(释永光)等。论出身,论地位与声望,论学识,论辈份与年龄,这些人都在陈天倪之上,然而他们都称赞陈天倪才识过人,诗文精妙。更有人推荐陈天倪担任副社长一职,而陈天倪始终以“末学后进”为谦,以“向诸公学习”为由,婉拒这一推举。也正是在诗社这段时间,陈天倪潜心研究获益良多,诗文之名也由此而日盛。

陈天倪一生虽以教书为主,对国家时局也甚为关注。1924年,陈天倪著《治法》一书出版,全书十万余言,历述各朝治国安邦之道,认为中国必须统一,结束军阀割据的分裂局面,方能内修廉政,外御强敌,救百姓于水火之中。该书出版后,在学术界影响很大。当时的国学泰斗,革命元老章太炎来信说:“天倪足下,承示《治法》一册,所论官学之弊,法吏之谬,选举不如考试,新律不如旧律,斯皆得我心,所拟制度,亦多可见之施行,实今之仲长公理也。”时任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的章士钊也在《甲寅周刊》上撰文介绍《治法》一书,认为该书有经世济民之略。《治法》的问世得到了当时学界诸多泰斗的认可和赞赏,由此开始国内许多大学开始争聘陈天倪到校教书。

陈天倪教过的学生中有人回忆道:“师讲授常不面对学生,持粉笔边讲边写,写完一黑板又一黑板,皆雄文也。偶问之则答如流,指出自何书何版甚至何页,无不奇之。”半生教学生涯,陈天倪且教且写,随着一本本惊世之作相继出版,陈天倪先生已然是一代国学大师。

敦孝悌以重人伦  训子弟以禁非为

陈氏族训有言:“敦孝悌以重人伦,笃宗族以昭雍和。”教导后人要重孝悌,对内要保持一家和睦。陈天倪经常说:“不吸烟,不喝酒,常洗手。守此九字,可以却病也。”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,对于抽烟喝酒他对几个儿子没有特别要求,只是说待到成年之后方可触之,但是饭前洗手这一条对子女从小就严格要求,没有洗手一律不准上桌吃饭。

1968年农历八月初六是陈天倪先生九十岁大寿,五子陈述征花费所有肉票买了两斤肉,在这段艰苦日子里准备为父亲庆祝生日。等到饭菜做熟,喊老父亲吃饭时,发现陈天倪先生口吐白沫而不能语。陈述征立马找到一辆板车推着父亲到了湘雅医院,而当时专家学者都被挂上了牌子到农村接受改造去了,留在医院的都是一些不懂医术的人,加上红卫兵来查所谓的二十一种人,面如凶神,陈天倪老先生极惧而不能语,五子述征只能抱紧父亲来安慰他。二十二日,陈天倪老先生含泪逝世。

timg1.jpg

陈云章是陈天倪的四子,早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系,曾任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名誉馆长。他认为孝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,他说:“中国是由无数个家庭组成的,当我们在提倡热爱祖国,热爱人民时,要从爱父母,孝顺父母开始。”抗战胜利后,陈云章买下小东街大片地皮,在时务学堂废墟上建起了以他父亲命名的“天倪庐”,以此来纪念自己的父亲,并且一生都致力于收集父亲的著作。

陈天倪一生所著不可谓不多,然而留存后世的却并不多见,这或许也是老先生不为当今世人所知的一个原因。陈天倪先生自己说过:“一损于甲子年之水灾;一损于湖大居士林之大火;一损于从无锡回湘之兵,离无锡时有九件行李未带,其中多为书稿。”在文化大革命时期,被红卫兵三次抄家,致陈天倪先生出版及已完稿的文集文稿与藏书一无所存。五子陈述征回忆到:“时已无书可读亦未见父读书,漫漫恐怖之长日,只时闻父口吟或背诵古诗文以消日,从未见持书也。”陈述征问及父亲,陈老先生回答到:“余四十五六岁前已将应读之书读完,故已无书可读矣。”又曰:“所著皆身外物,是天之欲丧斯文也,忧之何益”。

张舜徽评价陈老先生:湖湘诸老辈,以才气论,要推先生为最卓。

信息来源:赫山区纪委监察委 责任编辑:市纪委 分享到:  【纠错】 【打印本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