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互动交流 > 主任信箱> 信件查看
信件公示
信件主题: 投诉益阳市中心医院妇产二科医疗事故
姓  名: 付政欧 联系方式 156********
信件内容:

尊敬的卫健委领导你们好,我是付政欧,身份证号码430902198909101013,电话号码15673782237。在此我要投诉益阳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在2019年的一起医疗事故。

我与我妻子刘思佳在201812月发现怀孕一对双胞胎(自然受孕),于20191月左右开始在益阳市中心医院妇产科王湘玉医生门诊检查、就诊。2019521日的检查结果王湘玉医生都说发育良好没有问题,一直到2019526日(周五)晚上,我妻子刘思佳在怀孕将近28周时突然肚子痛,我们立马去中心医院就诊。我们第一次怀孕并不知道有何影响,接诊医生也并未作出任何急救措施。仅给我妻子开了一点止痛的点滴,也并未安排急诊B超。而且医生安排的是等527日早上做B超检查。周末的两天我妻子还是出现了肚子痛的情况,医生也并未重视

527日早上对于我们整个家庭来说都是至黑至暗的开始!早上我陪同我妻子去益阳中心医院5楼做B超检查,在检查中我妻子还遭受了B超检查医生的无故责骂。结果是我们腹中的胎儿出现了“输血综合征”。我们立马敢去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复查,结果也是相同,只能做流产!!!而且省妇幼的医生还说正常怀孕不可能出现“肚子痛”的症状,一旦出现都是大问题,需要急诊B超紧急处理!!!而中心医院的医生一直在跟我们说“没问题”

528日我们决定引产终止妊娠,而在注射了药物之后,我们在等着孩子慢慢远走。而更让我们甚至连同病室的室友都愤怒的事情发生了。我们被安排在妇产二科等待引产,因为药物注射我妻子的肚子越来越痛,在晚上6点到10点医生来看过几次,而10点之后疼痛加剧,而在我妻子受不了疼痛的时候,益阳市中心医院妇产二科雷浪医生与我妻子发生口角吵架!!!

雷浪医生来看过两三次后说没有问题,宫口还没开。笑话的是在她看后十五分钟,陈克丽主任到现场看已经开了3-4指。随即做出极好的安抚与安排。而雷浪作为一个医院的医生,没有安抚病人的能力,没有临床的经验,她根本完全不配做一个医生!!!

以上大致为事情经过,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快三年,我们至今都未能再次怀孕。这次给我们家庭造成的不幸和损失一直没能摆脱。恳请卫健委领导为我们做主。如果投诉无果,我将把此时曝光于各媒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诉人:付政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241

附件1:投诉信.docx

留言时间: 2022-04-01 16:21:55 留言IP: 175.12.246.226
信件回复
回复部门: 益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
回复内容:

关于刘思佳诊疗情况的说明

 

患者刘思佳,女,25岁,家住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会龙山1号,因停经27+2周,不规则下腹痛2天于2019年5月25日22:24入住我院产二科。患者与家属的申述多项与事实不符,特反馈如下:

1、患者入院时间为2019年5月25日(周六晚上),并非申诉里面提到的周五晚上入院。

2、患者入院后诊断为“先兆流产”,立即予以“硫酸镁”、“间苯三酚”静滴保胎治疗。患者所述周末两天,医生并未做出任何急救措施,与事实不符。

3、患者入院时情况并没有急诊超声指征,指南显示急诊超声指征为:宫外孕破裂并腹腔内出血;黄体破裂并腹腔内出血;卵巢肿瘤蒂扭转;晚期妊娠出现羊水过少合并心动过缓(心率<110次/分);胎盘早剥、前置胎盘并活动性出血;子宫破裂;中晚期胎儿脐动脉舒张期反向血流。

4、患者在5月27日门诊行B超检查后发现双胎输血综合征(TTTS),当时孕周为27+4周。双胎输血综合征是单绒毛膜双羊膜囊单卵双胎的严重并发症,通过胎盘间的动-静脉吻合支,血流从动脉向静脉单向分流,使一个胎儿成为供血儿,另一个胎儿成为受血儿,造成供血儿贫血、血容量减少,致使肾脏灌注不足、羊水过少,甚至因营养不良而死亡;受血儿血容量增多,可发生充血性心力衰竭、胎儿水肿、羊水过多,TTTS主要诊断依据是超声诊断(摘自妇产科学第九版144页)。单绒双羊B超检查间隔为两周一次(摘自妇产科学第九版145页),以早期发现TTTS。该病人上次检查B超时间为2021年5月14日,此次B超检查时间为2021年5月27日,该病人两次B超检查间隔时间<14天,符合医疗规范。病人5月14日B超并未发现TTTS的异常征象,5月27日B超提示TTTS III期(摘自妇产科学第九版144页),由此推测病人的TTTS病情进展快,而其孕周为27+4周,无宫内治疗的时机(双胎输血综合征进行胎儿镜宫内治疗的时机为孕16-26周(摘自妇产科学433页)),且我院无宫内治疗手段,故建议尽早转诊至上级医院(母胎医学中心)进一步治疗,患者及家属签字拒绝。当时妊娠27+4周,双胎,大胎儿体重估重1334g,小胎儿体重估重847g,合并双胎输血综合征,预后不良,但不是完全没有救治希望。我院与患者及家属谈话处理方案:1为放弃胎儿顺其自然;2为积极治疗急诊剖宫产手术抢救。患者及家属反复商议后表示不做剖宫产,要求顺其自然,并于5月28日在益阳市妇幼保健院打引产证明,要求引产。引产结局非医院造成,而是患者及家属自行选择的结果。所以患者申诉发现病情后只能流产非事实。且双胎输血综合征发生无预兆,患者腹痛是由羊水过多、子宫张力大,诱发先兆流产,双胎输血综合征其原由是因为单绒双羊导致的,超声检查提前一天或推迟一天并不能影响妊娠结局。

5、5月30日晚上来医院主任为当班二线郭巧红副主任医师,并非陈克丽主任医师。

6、经科内调查,值班医生与患者发生口角不属实。病人予以利凡诺引产后出现阵发性腹痛,值班医生多次查看患者,但并未与病人发生冲突,病人对于腹痛不能缓解表示不满,但引产过程中分娩其中一条重要因素就是出现阵发性下腹痛,并且腹痛是逐渐加强加密的,患者出现腹痛后医生予以密切观察与解释,并及时汇报上级医师来查看患者,予以相应处理。

7、病人家属说,二线班医生到院后检查宫口开了,但是之前值班医生检查宫口没开。这并不能够说明我们值班医生当时的检查是错误的。因为在阴道分娩产程进展过程中,宫口的开大有快,也有慢,宫口开大情况可以通过阴道检查来了解,但反复多次的阴道检查易引起宫内感染,故医生不会频繁进行阴道检查,因此可能存在两次阴道检查结果相差较大(因为有几小时时间差),二次此类在临床上并不少见。阴道检查作为我们产科医生最基本的操作,每一个单独值班的医生值班之前都是进了产房轮转,经过了专业的训练,通过了考核才值班的。

综上所述,我们对刘思佳的妊娠结局表示理解和遗憾,但是我们的医疗过程并无任何过错,刘思佳的妊娠结局是单绒双羊的特有并发症引起的,与医院的诊疗行为无关。

 

益阳市中心医院

2022年4月7日

回复时间: 2022-04-07 16:13: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