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路文化
怀 念 母 亲
作者:姚雪华    公路养护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-08-24    已浏览:

坐在母亲离世时的床上,满世界全是她老人家的影子,墙上相框中是她去年生日时的相片,福态的娘笑呵呵的看着我,看着这个她活着时居住过的房子,我的眼泪又奔涌而下,过往历历在目… …

母亲乐善好施,尽管没有读过书,但儿时的处事启蒙她确实是第一个老师。“伢几,天上掉馅饼,恩也要起得早,起得晚就被别人捡走了啦”,告诉我作为一个农家孩子,一定要懂得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保持一个良好的习惯,才不枉本色。“崽啊,锄头立得稳,作田才是本”,告诉我作为农民,要安于本份,干一行爱一行。“金锄银锄,那有不借别个的木锄”,告诉我人生再富有,也有缺失,也需别人支持和帮助。“崽啊,做人要舍得,有舍才有得”,今娘虽终,言犹在耳,是她从小培树了我人生的大格局与大气。

母亲说她一生吃亏在没读书。从我有记忆开始,她便不遗余力让我学文化,只要见到书,都会带回来给我。她还把家中唯一像样的一个家具腾出来给我装书,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箱子是母亲陪嫁的唯一嫁妆。到我小学四年级时,我已拥有一大箱书,虽然这些书全都是小人书(连环画),但这些图书确实让我长了知识。零碎的历史故事,在小小少年的思想上起到了励志作用,当一名解放军,保家卫国的志向大抵从这时就已萌芽。我的学习,母亲是从不担心的,因为她卧室的三面土墙上满满当当全是我的奖状。再后来,母亲就更用心了,她与老师沟通,知道我该读些什么书,有一次,她把省吃俭用的钱,再把家中唯一的一只下蛋老母鸡卖掉,到镇上新华书店,给我买了一大包书。真正的读书从这次开始,我一辈子都记得。这些书中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有高尔基的三部曲,有杨沫的《青春之歌》,有老舍的《家》《春秋》等等,更难得的是还有一本《新华字典》和《成语字典》,以及两部关于人物、景物的描写集锦。那时,家中总有干不完的农活。春天里,下秧谷种子,刚下种时要赶麻雀,担心它们偷吃,直到谷芽长成秧苗,麻雀才不会再来。母亲看我就单一的在那赶麻雀,感觉浪费了学习时间,急忙给我搬来板凳,拿了书送到田间陇上,叫我边看书边赶。后来我才真正理解母亲寄希望于儿子读书的心有多急切,从此在内心深处暗暗发誓,要争气,一定要做一个有出息的孩子。

世上最质朴的爱莫过于伟大的母爱。高中,我就读的益阳县一中,地处大山深处,交通十分不便。多少个日子,在那个脏乱的车站,在每天只有一班的破旧汽车上,总有母亲的身影。她吃力地把两袋米挪下车,然后一根竹扁担挑起,朝学校门口匆匆而来。接过这似有千斤的米担,我总有说不出的一种痛楚。高中三年,我已不再是母亲从前的儿子,学业荒废,学习成绩总是全班倒数第三,身在校园,心在江湖,唯一保留在骨子中的就是“不能让母亲生气,不能辜负家乡左邻右舍的希望”。那几年,我的内心十分煎熬,以至于多少年后,常常会在噩梦中惊醒,梦中的情景,总是那么几个画面:母亲挑米,考试排名,高考失败……一身又一身冷汗,却也激励着后来的我在人生征程中努力再努力,最终没让母亲失望。

母亲家教十分严历。记忆犹新的一次,是我带着弟弟妹妹跑到别人家菜地里偷了根黄瓜。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尤其是农村里,这就是上好的零食。后来,母亲知道了这个事,把我绑在家中茅草屋的伞柱上,弟弟妹妹也并列站一起,轮番吃着上古法器—竹鞭刑。打完后,母亲还余气未消,把打烂的屁股上每人抹上了食盐。母亲一边打一边念的那句“细来偷针,大来偷金”响彻了我的人生。从这以后,我们三兄妹再也不敢干这些偷鸡摸狗之事。当然,我们几兄妹没有一个人怪母亲,相反,个个都十分孝顺。

母亲人穷志不短。她有一颗积极向上的阳光心态、有战胜一切的斗志,就是这种精神,在我后来的成长中影响了我的一生。有两件事一直铭刻在脑海深处。第一件是80年代初,我们那块有自行车的还没有几户,母亲见别的地方的孩子骑自行车上学,什么话也没说,到一亲戚家借来了一辆破旧单车。一个炎热的下午,母亲自己摔得脸青鼻肿把单车学会了。第二天我放学回到家,只见简陋茅草屋外,摆着一辆崭新的“环球”牌载重单车。母亲二话不说,推上车,带我到门前的沙路上教我骑学。两个来回,我便学会了,母亲挂满汗珠的脸上露着一排雪白的牙齿,笑呵呵地说:“还是我的崽聪明”。第二天,我就骑车上学了,同学们都投来羡慕的眼神,可后来我也知道,母亲为还这笔钱,没日没夜的干农活,用汗水从土里硬是刨出了这些钱款。第二件是电视机的故事,那时候,我们乡镇,我脚力所及范围只有两台电视机,一台是乡镇府书记家,一台是村支书家。《再向虎山行》《霍元甲》《陈真》电视连续剧在那年代的吸引力可想而知,母亲看着几个小子的观剧瘾,又在一个放学回家的下午,家中多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“菊花”牌电视机。母亲说:“崽伢子,把电视装好,你应该会装”。我拆开包装,按说明书,真还把天线架起来了,连接调试,居然十分顺利。那个晚上,我家冷落的晒谷坪上空前热闹,母亲把所有可以坐的家具全搬过来,也只够几个年老的长辈。她又把平常只有贵客来时用的芝麻茶拿出来招待大家,忙前忙后。《陈真》放了一集后,她才站在边上看电视,说是看,其实是歇一会。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母亲,她脸上挂满了一种满足的幸福。几十年后,陪娘一起看电视,母亲因为不识字,总是会发问,电视中的情节,我总也不厌其烦的解说,母亲噢噢的点头应着,过后还会与我一起评价电视剧中的人和事。特别是进入老年后,这种活动,她老人家十分的愿意,我也只要有空,就陪着她不间断观看一整部电视连续剧。因为我明白,母亲在那个贫穷的时代,为了体现一个人的尊严,宁愿一家人一天吃两顿,把省下的钱用以实现自己的梦想,是她老人家的梦想,也是一个家庭的梦想。其实,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人瞧不起。为了这个家,她起早贪黑,把父亲打发出去打工,自己留在家中种好那五亩自留田,四亩自留地,完全把自己当作一名女汉子在劳作。爱这个家,建设这个家,不辞劳苦,无怨无悔,这种行为和理念,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。就是这种不惧挑战,战胜一切的意志,在我的人生道路上起到了一个航标灯的引领,在艰难困苦面前,想到母亲的坚强,便激励着我奋勇前行。

我从军二十七载,回来休假的次数屈指可数,但母亲从来不主动要求,只是说:“干好工作,妈妈好着嘞”。但每每休假归队的当天,她却会把来接我车的尾箱塞得满满的,全是家中她做的土菜和舍不得吃的鸡蛋、腊肉腊鱼。然后眼泪婆娑的站在车窗外叮嘱,最先只叮嘱我,后来有了爱人、孩子,她一定叮嘱个遍。再后来,我举家转业回到家乡,母亲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,她引以为傲的儿子回到了身边,言语中,是爱、是幸福和满足。我和爱人也在每个周末回乡下,吃着妈妈的味道,十分满足。

可这种生活好景不长。前年过年后,带着母亲到长沙进行体检,甲胎蛋白指数竟有5000多。我一直以为自己十分清楚母亲的身体,完全可以做她的保健医生,但这次体检却让我震惊了。毫不犹豫,第一时间复查,全方位的又做了一次体检。医生说:“肝癌晚期,不需穿刺活检,根据临床完全判断”。考虑到母亲年纪,也考虑到不必要的过度医疗,最后选择了中医调理。医生说,母亲可能最多三个月。一个礼拜后出院,我爱人从广东找了一名专治癌症的中医到老家乡下诊断治疗。这个病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母亲也只知道自己是药物性肝损伤,十分配合,认真调理,状况十分好。直到今年五一,我和爱人陪母亲到铜官古镇游玩后,母亲说肚子一直很胀,各种办法用尽,总不消,我和爱人知道,该死的病魔发疯了。尽管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,但总希望它能迟一些、再迟一些。“进医院吧?”母亲同意了,但医院又能怎样呢?一个礼拜过去了,还是没反应,肚子根本没有消。母亲十分烦躁,吵着要出院,说不能死在医院,我当然得按老人家的意愿。这次我把病情告诉了弟弟,并叮嘱不要让母亲知道。5月25日出院后,母亲就很少下床了,爱人、弟弟、弟媳、侄子、儿子都在家全程服侍着。母亲十分想念小姨,我们又请小姨过来服侍了近一个月。我上班也天天读“跑学”市里乡下,并推辞了所有的应酬。娘是有福之人,一天服侍她的人平均有六七人,只要是老人家的意愿,都无条件服从和满足。最后两个月,疼痛开始,医生叮嘱每天吃止痛药控制,闻不了油味,吃不了多少,完全用些药物维持生命,非常富态的母亲,到最后,竟瘦成了皮包骨。

带着万千的不舍,母亲还是走了。母亲于农历七月七归天,在这个浪漫的日子里,与父亲在天堂相聚。丧事是按乡下习俗举行的,一切从简。母亲躺进棺材那一刻,我始终不敢相信娘走了,以为她只是好好休息一下而已。

在母亲生前住过的房间里,我写下了这些文字。电视柜上相框中的母亲,依然笑呵呵的看着我。她知道,儿子想她了,十分地想念。